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海豹格斗刀 >

谈兵八卦]回忆2003梁防长与美军三次大较量揭密!(转载)

归档日期:10-14       文本归类:海豹格斗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提到梁防长,许多人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攻打越南和备战台海,或和俄罗斯两次联合军演(一次协防朝鲜半岛,一次保卫伊朗)。

  而这些,要么是过去的事情,象越战,中国人常说好汉不提当年前,如今也没什么好表;要么就是防范末来的事,如备战台海及与俄罗斯的两次军演,战争必定还没真正打响。

  梁防长真正让人感觉牛B的,绝不仅限于此。我们要讲就讲刚刚发生的实战故事,和美军的交量。

  2003年,朝鲜半岛发生核危机,美国政府在交涉和谈判无效的情况下,决定对朝鲜实行打击,先实行外科手术空中打击,再派地面部队消灭小金政权,扶持亲美力量。

  大家都知道,中国和朝鲜成来都唇亡齿寒的关系,朝鲜一旦失守,会东北告急,华北告急,全中国告急。无论如何,中国政府都不会同意美军对朝鲜的打击。在主导下,军委决定对美军施以颜色,以牙还牙。为此,在获得美军的攻打计划。采取了以发制人的办法,秘密调动10万野战军替换了 的武境。

  在稳定东北局势后,考虑到如果中美在朝鲜开战,美军极有可能从中国后防缅甸方向攻入中国腹地大西南,而当时有关情况表明美国确实在缅甸制造混乱,准备发动军事政变。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同时和美军打响两场局部战争,又调10万野战军替换了驻中缅边境的武警。

  在陆地忧患已基本消除的情况下,剩下的危险只有驻日本的横须贺日美联合海空基地,这里有美军的航空母舰,另外就是美军驻硫球力量。一旦中美在战争爆发,美军肯定利用驻日本基地的海空力量对中国沿海展开打击。要消除这些危险,唯一措施就是从地图上抹掉它。因而,正如后来海外媒体披露的那样,中国核潜艇多次进入日本内海,目标直指横须贺里的美军航空母舰。

  在做了这些布置后,总参有关部门才通过香港新北京媒体披露20万野战军换防中朝中缅边境的事,让美军为之大吃一惊。在这年的年末,中国一艘老掉牙的宋级潜艇突然在东京湾浮出水面,当时许多日本民众都看见了这艘潜艇。整个日本媒体和朝野对此对中国展开了口诛笔伐。但效果显而易见,让整个美国朝野都知道了中国准备和美军展开两场局部战争的决心,小布什也只得草草收兵,放弃了圣诞作战计划。

  另外一个事,后来也有不少网络给予了报道,就是中美特种部队在缅甸交手一事。在野战部队还没完全替换驻云南边境武警前,美军三角州特种部队已通过驻泰国美军基地潜入缅甸搞破坏。总参为此派出空降15军特种部队深入缅甸境内,让其适机寻找美军决战。就这样一个下雨的夜晚,中美特种部队在缅北山区相遇,然后发生激烈交手。结果是美军三角洲特种部队死伤七十多人,我军仅死一人,伤10多人。

  这些事情发生后,美军对的指挥艺术和作战决心深感佩服,感其是美军最可怕的对手。为此,2004年4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邀请访问美国,并给予了和朱总理一样规格的接待,鸣19响礼炮,铺红地毯。

  再后来,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和交谈时,闭口不提圣诞节作战计划,只是表示严重关注台海。这位太平洋舰队司令说道,不希望两岸单方面改变现状,如果大陆攻打台湾,美军将全力保卫台湾,并骄傲地说,在太平洋美国海军还没有对手。听后,只是冷冷地说道:“如果事情一旦发生,我们唯有全力以对,我想在第一岛链内,解放军可以消灭任何对手。”这位太平洋舰队司令听后,面色大变,在接下来的会谈中,再也不提台海问题。

  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飞扬的梦_100时间:2008-04-29 19:35:00楼主说的事俺也在几年前听说过,希望是线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吹牛大王时间:2008-04-30 12:50:00线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zmjwa时间:2008-04-30 14:38:00有点点希望了,总要有个狠角色来震慑下,不能老是发展经济,把什么都忘了6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菜鸟陆舟时间:2008-06-12 17:54:00至少这是奋青的地盘.JY一般在情感版\旅游版8楼埋红包

  作者:龙云志也能重名时间:2008-06-13 10:52:00可惜无法证实啊 ,如果是真的,那可太爽了9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旧梦逐尘时间:2008-06-14 23:12:00意淫无极限啊!对美国人来说“美军三角洲特种部队死伤七十多人”是多大一件事啊!你以为人家的新闻媒体左封锁右屏蔽的!索马里事件才死伤多少人啊(其中三角洲特种部队战士仅死亡2人),结果美国国内闹得沸反盈天,搞得克林顿只好在国内公开道歉,灰溜溜的撤军!10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旧梦逐尘时间:2008-06-14 23:21:00楼主请给出资料原文链接!如果没有请勿随意意淫!11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拐子马时间:2008-06-16 19:13:00意淫无极限,哦耶! 中国的国防部长是没有太多实权的,调兵十万莫说他只是个防长,就是也不敢一个人下命令.12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民众的力量时间:2008-06-24 15:41:00我们在保卫什么?保卫专制?军事是政治的继续,政治是错误的,那么军事就算临时胜利最终还是要失败的14楼

  作者:丰一苇时间:2008-06-24 18:50:00作者: 民众的力量 回复日期:2008-6-24 15:41:00我们在保卫什么?保卫专制?军事是政治的继续,政治是错误的,那么军事就算临时胜利最终还是要失败的

  那你还不去发动你的民众力量,先去大西南深山老林里发动,在城市里随时被请去喝茶,太危险,只是你得先做好吃苦得准备

  作者:freeyouren时间:2008-07-06 08:49:00调动20万这么多军队,是胡还是梁?在缅甸的小规模战斗,是梁指挥还是团连一级的指挥?16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南方的色狼时间:2008-07-06 10:05:00缅甸那个好像是真的...当时我大伯从西双版纳那边回来,就说部队在往边境动...当时听得我云里雾里,不太相信...潜艇的事也被媒体曝光过...至于什么15军VS三角洲...不相信,就算打了...死伤比例几乎7比1...有点假了...不信不过总而言之还是顶下光烈~~~17楼

  作者:高傲的茄子时间:2008-07-06 11:46:00缅甸和朝鲜的部队调动,应该是真的吧,当时国内的媒体也在含糊其辞,其他的,跟铁血的一个味道,没啥意思。18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听涛天涯时间:2008-07-11 09:48:00作者: 民众的力量 回复日期:2008-6-24 15:41:00我们在保卫什么?保卫专制?军事是政治的继续,政治是错误的,那么军事就算临时胜利最终还是要失败的=======================================================按你的意思,我们应该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也就是美军来解放我们咯????

  作者:smx6996时间:2008-07-11 14:06:00缅甸的事情好像是真的,只是战果可能夸大了,胜负是肯定的 !22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baicaibangzi时间:2008-07-13 21:25:00实力就是真理,毛 说过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你有骨气敌人反而敬畏!23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41878234时间:2008-07-14 12:03:00意淫无极限,哦耶! 中国的国防部长是没有太多实权的,调兵十万莫说他只是个防长,就是也不敢一个人下命令郭博雄是中国的国防部长????是吗??,我知道,这个郭哥好像是台湾的把?24楼埋红包

  作者:风都不肯说时间:2008-07-15 09:41:00美国人要知道那一次死了多少人,一定割布什的JJ!JY中的JY呀,一阵天雨过后,连个毛都没留下。潜艇的事(去日本不只一次吧?),我们外交部也发表过声明,我们的潜艇在公海正常的训练。另当时梁是总参老大。知道总参谋部是干什么的吗?25楼埋红包

  作者:weishuwu7788时间:2008-07-15 17:59:00两支军队对抗,这么大的差距,必然有原因。比如我军是不是进攻出敌意料,双方实力不一样等等。否则,特种部队正面硬干,美军就算比我军差些,但也不是蠢货,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差距。26楼

  作者:阿飞402时间:2008-07-16 17:18:00别的不说 这种关系国家安危的决策 不是国防部长决定的在中国国防部长权力有限29楼埋红包

  作者:执子之手妇复何求时间:2008-07-16 19:23:00无论真假,闻此消息总是振奋人心的!30楼埋红包

  作者:plwfbs时间:2008-07-22 12:28:00看15军大事记,有个2003年空15军特种大队缅甸大败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现在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谢谢LZ33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心灵风暴时间:2008-07-22 13:52:00难道梁粉?胡哥挺看重梁防长35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石灰煮芋好时间:2008-07-22 15:20:00如果仅仅是为了将朝鲜作为我们的一道屏障而置朝鲜人民于金二世的英明统治下衣食无着、毫无保障的苟活,我认为那是不道德的,所以我坚决反对。37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就爱时间:2008-08-12 23:43:00那是在五月初,我们接到命令对长期盘踞在缅甸东北部原始森林的一个叫“夜虎”的恐怖组织进行打击。根据情报得知,这个“夜虎”恐怖组织的头目叫旺猜,他以前也是一个无名小辈,手底下有几十号人,一直就搞搞走私贩度毒、绑票勒索的勾当,对我国也没什么威胁。后来得到美国CIA的秘密支持,专们对华从事的恐怖活动,而缅甸政府迫于美国的压力也一直对其采取放任的态度。长时间以来,在我国云南广西地区进行了多次,弄得上面很是恼火,虽然以前也组织了多次打击,但效果一直不是很理想。在这种情况下,上头就决定动用我们血刃修罗部队了。当时是我和参谋长陈向东亲自带五个战斗小组去的,本来我是可以不去的,但遇上这样的好事我怎么会放过呢!由于在行动之前,外交部已向缅甸政府隐晦地转达了这次行动,而缅甸政府也知道中、美两国谁她都惹不起,在向我国揩了不少油后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所以在我们行动的过程中一直没有缅甸政府军来找麻烦,就连好多例行巡逻都取消了。当我们秘密潜入缅甸境内120于公里后,于凌晨2点10分发现了“夜虎”恐怖组织的总部。夜,一片漆黑,天上没有一颗星星。在离“夜虎”恐怖组织的总部500米的一个制高点上,战士们都带着夜视镜呈警戒队型散在我的四周,我和参谋长掏出红外线望远镜,望远镜里看到的情况让我大吃一惊,妈的!这哪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恐怖组织的总部啊!这简直就是一个正规部队的基地!在丛林中的一大片空地上,有大大小小七八栋钢筋水泥建筑,一栋建筑的上面还架设有卫星天线,空地上的草除得干干净净,是按照标准的美军军营布局建造,外围用铁丝网圈成一个长方行,每一个铁丝网的角上都设有一个近8米高的塔楼作为观察哨,上面有两名负责警戒的恐怖份子,配有一挺“斯通纳”通用机枪和一具探照灯,营区的大门在正面的中央,门口架着铁丝网做成的拒马,有两名哨兵,大门的右后侧有一间小平房,那是做值班房用的,看规模最多有一个班的兵力守卫大门除了架设有卫星天线的建筑二楼一个房间的窗户有灯光外,就只有观察哨上的探照灯光有气无力的在营区内外扫动,远处还有恐怖份子巡逻队的身影闪过。看到这里,我通过喉试对讲机对参谋长说:“A2,A2,你怎么看?”“A1, A1,问题不大,我们只要先悄悄解决掉正面的哨兵和四角的观察哨,再在换上我们的人就搞定了。”耳塞里传来参谋长的声音。“好,我来安排一下:B5负责外围警戒,在目标外半径1000米内设置警戒哨,安放警戒设备;BI、B2、B3、B4分别派出一名狙击手和突击手,从外围由远到近分别秘密潜近,占领观察哨,战斗打响后给我封住你们能看见的每个门口出来的敌人,尤其是那边的两座兵营;B1派出两名突击手干掉门口哨兵后清出大门值班目标;其余人员分成两队,在他们得手后快速冲进去,我带B2剩于人员去解决楼顶有卫星天线的建筑切断他们的联系。其余人员由A2带领,先监视他们的兵营,我这边完成后去和你们一起去搞掉它,建筑物进行进行逐个清除,一定要找到旺猜这个狗日的,在我们切断他的联系前一定不要惊动他们,不然收到信息的美国人一定会迫使缅甸政府派兵在回去的路上拦截我们;巡逻队主要由狙击手负责;各组爆破手在你们发现的所有重要设施上装上C4遥控炸药;行动中注意地雷和各种报警器。都清楚了吗?”“明白!”耳塞里传来战士们的回答。“好,现在检查装备,两分种后出发。”爬在离大门200米外的草丛中已有几分钟了,除了最远的B1攻击位置外,其余的已报告到位了。又焦急地等了两分钟后,耳塞终于响起B1到位的消息。我取下夜视镜,拿起了红外线望远镜“各组注意,行动开始!”随着我一声令下,只见远处的B1位置的观察哨的恐怖份子脑袋一耷,软软的坐了下来。我知道那时被加了消音器的手枪击毙的。再看其于的组已经在沿着攀登绳往塔楼上爬了,大门口的敌方哨兵已被软绵绵地拖进了草丛,负责解决大门的突击手正快速的摸向值班房。“B1完成、B2完成……”一会工夫,我已收四个组完成的消息。我主要在观察大门值班室的情况,只见我的两个突击手快速来到值班室门口蹲下身来戴上防毒面具,一个慢慢地把门拉开一条缝,一个在战术背心的小口袋里摸出一个象易拉罐的东西拉开口轻轻滚了进去。那是我军特种部队装备的YZ—2型高效麻醉弹,在值班室那么小的空间用这种东西,足够里面的人好好睡到明天的了,虽然他们开着窗。两个突击手并没有离开,只见他们拔出格斗刀相互看着,其中一个伸出左手,手指一根根弹开,他们开始记时了,当手指弹开到第十的时候猛地站起身来迅速拉开门闪身冲了进去。我知道里面的人完了,这些狗日的,敢到我国来倒乱,本来就该杀,在路上我就给大家下了命令不留活口。看到这里,我一边戴上防毒面具和夜视镜一边说“你们看到了?都戴上防毒面具,就象他们那样干!谁要装熊,回去我让他去帮勤务连喂猪!!!现在给我冲!”到达大门口时,两名突击手刚好从值班室出来,一边走一边把还带着血迹的格斗到插向刀鞘。我带着B2的剩于人员快速扑向左数起的第三栋三层小楼,那就是有卫星天线的那栋,快速靠墙隐蔽后,贴着墙根来到门口,大家各自站在警戒位置。火力支援手也把88式班用轻机枪背在了背上,手里拿着一只加了消音器的92式攻击手枪一个突击手背靠墙壁,一个突击手拿出便携式热成像仪开始搜索起来,发现在一楼的门厅里有两个哨兵在大瞌睡,通报位置后,两名突击手迅速推开门,在两名哨兵还没睁眼的时候,格斗刀已飞进了他们的喉咙。进到里面发现,这是一栋办公楼,底楼中间有个门厅,中间是走道,一楼有八个办公室,那么二三楼就分别有九个。很快,在对第二楼和三楼的搜索也完成了,只发现在三楼的最左面的房间里有两个人坐在房间里。轻轻地来到门前,待大家找好位置后蹲下摘掉了夜视镜后,一个突击手敲了敲门,几秒钟后一个恐怖份子开了门,还没看清他的长相,敲门的突击手闪电般的站起来一手掐在他的脖子上将他摁倒在地,在另一个恐怖份子惊讶的眼神中,我的格斗刀已在他出声前划开了他的喉咙,我一边在死去的恐怖份子身上擦拭着格斗刀一边说“仔细搜查,主要是文件资料,有用的都带回去,把计算机的硬盘卸下来带走,动作快点……”稍停了一下“A2,A2,我是A1,我这边已完成,我们马上过来,你那里情况怎么样?”耳塞里清晰地传来三声指甲划过话筒的声音,我明白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三分钟后,队员们都已把要带走的东西装在了野战背囊里,爆破手已给房间装上了炸弹。来到参谋长身边,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两座兵营都不大,每栋大概有200平方米,相互间相距约20米,门都开在中间,说明里这是一间房,恐怖份子打呼噜和说梦话的声音时断时续的传来。我的队员们都紧贴着墙根,天实在是太黑了,要不是戴着夜视仪,还真不好发现。我看了看参谋长,伸手拿出YZ—2型高效麻醉弹向队员们示意了一下,队员们也全拿出了高效麻醉弹,然后用格斗刀轻轻的挑开兵营的纱窗,在我挥手之下分几个地方拉开口扔了进去。麻醉弹掉在地上的咚咚声并没有吵醒这帮恐怖份子,十秒种后,一半的队员手持格斗刀进了营房,一半的人在外持枪警戒,没有任何悬念,里面的恐怖份子就这样交代了

  作者:就爱时间:2008-08-12 23:45:00我看了看手上的野战手表,现在离我们开始行动已有20分种了,为什么还没听到巡逻队的消息呢?想到这里,我马上向各观察哨问到“B1、B2、B3、B4,我是A1,是否发现巡逻队的情况?”马上耳塞里B1呢B2报告道:“B1发现巡逻队,现在在我前方3点种方向,距离300米,他们一直在这里休息,现在准备离开。”“B2发现巡逻队,在我和B1之间,距离500米,现在正向我房过来。” 听了他们的回答我马上说“各组注意,各组注意,我是A1,现在做如下部署:观察哨位置和B5仍使用原代码,各组剩余人员现在临时编队,新编队代码在原代码后面加0,任务结束后临时代码自动失效;现在我们对还未清理的5坐建筑进行清理,左 面第一栋由B3点负责监视,其余的从左至右由临时编队按编码从小到大的顺序分别进行清理。巡逻队如有异动,由监视他们的狙击手予以歼灭!我和A2做为机动,各组有情况要及时?里传来B20的呼叫,“A1、A1、B20呼叫,我们在我部对应目标内将旺猜抓获了,请指示!”我一听,心里狂喜,终于逮到你狗日的了,马上命令到“马上带过来,观察哨注意监视巡逻队,其余小组不必报告,完成任务后马上向我靠拢。”一会儿,战士们就来到我和参谋长隐身的角落里,一共有三个昏迷的俘虏,两个西方人,那个亚洲人肯定就是旺猜了。“都到了哈!B10看守俘虏,其余的跟我去解决巡逻队,观察哨尽量不要用机枪!探照灯别打到我们潜伏的地方。”转过最右边的一坐楼房,巡逻队出现在夜视镜里,一行人歪歪斜斜地向我们的方向走来,有的嘴里还哼着听不懂的小调,50米………30米…。20米………10米……“动手!”随着我一声令下,潜伏在地上的战士们猛地越起身,手中的格斗刀飞了出去,同时人也向前面的恐怖份子扑去。当参谋长在一个还有口气的恐怖份子身上补了一刀后站起来说“燕大,全解决了!”我轻轻地呼了口气“好,把尸体拖到暗处,各观察哨注意警戒,把俘虏弄醒,看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东西!”在一间宽大的房间里三个被蒙着眼睛的俘虏分别被我们两个战士架着,我站在他们的面前,刚刚被弄醒的三人是否还是有些不清醒,旺猜还在一个劲的用泰语嚷嚷 “谁!谁!***,连我也敢绑!不要命啦!”我们谁也没说话,在他嚷嚷了几分钟后见没人理他,他可能也觉得了事情不对,渐渐的没了声音。两个西方人明显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从清醒到现在一直没说话,但我注意到他们一直侧着耳朵想听什么。看到这里,我转身走出房间,对着线,里面交给你了,尽量确定他们的身份,照我估计,那两个西方人多半是CIA的人,别把他们搞死了,把他们带回去,情报部门的人一定很高兴,那个旺猜问完后就地解决,动作快一点。我带人再去把这个基地查一遍,20分钟后撤退。”“A2明白,头你放心吧!”耳塞里传来陈向东兴奋的声音。 我带着两个小组再次对这个基地进行清查,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发现他们的装备库房。清查没过多久就听到前面B30报告发现一坐地下建筑的门,我几步赶上去一看:“在一个小土坡的前面有一扇涂满伪装色的大门,一半处在地面以下,有一条近三米宽的简易公路把它连接到地面,妈的!还够隐蔽的,难怪刚才没有发现,从路面的碾压痕迹来看,经常有车辆出入。好啊,发现大东西了!”我马上命令道“马上打开大门,注意戒!”战士们早已呈警戒队型散开,只见一个战士来到门口用小型万用表先对大门四周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后,把大门上涂料伪装色的报警器细线小心剪断,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万能工具包,掏出一串开锁工具,一会儿就把大门推开了一条小缝。另一名战士急忙把红外窥视镜的软管塞进门里,看了一会儿后一边收回窥视镜一边举起了左手大拇指,然后把们推开。我马上和他们一起进去,在大门后右侧的墙上发现了室内灯的开关,我们取下夜视镜后,室内马上一片通明! 顺着望去,乖乖一个足有几百平方米的大厅,到处都堆满了。我走近一看,好嘛! 这哪里是***恐怖份子的军火库啊!这纯粹就是一个美军特种部队的补给基地嘛***美国佬,还真舍得下本钱啊!光武器就有毒刺防空导弹、RPG火箭筒、斯通纳通用机枪、挂有XM148榴弹发射器的XM177E1自动步枪、M4A1自动步枪、乌兹9mm冲锋枪、巴雷特M99狙击步枪、Claymore地雷、M80预制破片手榴弹……妈的!这是什么?我扶着一只狙击步枪,这不是BX- 91狙击步枪吗?这帮狗日的想干什么?连这么变态的狙击步枪都有!还有高爆穿甲弹头!之所以说BX- 91是变态的狙击步枪,那是因为这BX- 91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狙击步枪,简直就是阻击步枪里的机关枪,再加上高爆穿甲弹头,就是美国人M1A1坦克都能打穿!这东西别的都好,就是太重,看来是带不走了,我不无遗憾地摇摇头!除武器外,别的单兵特种装备也一应俱全,从被服到单兵野战口粮;从防弹头盔到防弹背心,还有单兵电台!我正看着,就听见战士在叫我,我顺着声音走过去,在他们掀开的帆布下居然有两辆美军正版的旱马吉普车!这可是我很早就想要的哦!战士们也看的眼冒绿光,不停的在车上翻上爬下。这时陈向东传来消息,审讯已经完结,两名西方人的身份也得到正实,确实是CIA的特工,而且还是高级特工。时间到了,我只好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可惜啊!可惜啊!这么多好东西却带不走!损失!严重损失!***美国佬!转头看见跟进来的战士还在到处翻动,我马上说:“别找了,有好的也带不走,谁知道回去的路上会碰到什么情况,多带上一些单兵野战口粮,别的就不要了,完了给它装上炸药,快一点,时间到了!”之所以只要单兵口粮,是因为我们所带的所有装备中只有单兵口粮有大的消耗,按照计算,不出意外的话,是可以吃到我们回国的,但回去的路上谁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而我们的弹药和这里的不通用,也基本没什么消耗,有的装备虽说好,但我们的外军装备库里也不是没有,带上徒增负担,不利于应付突发事件。此次出来,我们用的是我军的制式装备,只是把军服上的各种解放军标志取掉,上头就是要暗示美国人就是我们干的。知道又怎么样?只要没什么直接证据,他们也不能说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不一会儿战士们相继到楼房前,各观察哨的战士也在安装完炸药后前来汇合,我清点了一下人数,全到了。除一名战士过于紧张被格斗刀划破手外,别的都毫发未伤!被两名战士左右架着的两名两个CAI的特工我已经看不清面目了,相信现在就是他妈也认不出他们来,但身上都没什么伤,嘴上贴着封口胶布,活动能力还比较正常,旺猜已不见了。我马上命令到“任务已经完成,现在马上按照制订的撤退路线把那两个CIA特工活着带回去,B1组负责殿后,B2、B3、B4随A1、A2前进,A2行进徒中简要报告战果,大队前出500米后引爆基地炸药,马上行动!”队伍很快隐没到丛林中,陈向东的声音在群联系的频道里向起:“此次任务圆满完成,全面捣毁‘夜虎’恐怖组织总部,共消灭包括夜虎‘恐怖组织头目旺猜在内的恐怖份子138名,活捉CIA高级特工两名 ……”话还没说完,耳塞里又有声音响起:“A1、A1,B5报告,B5尖兵在我三点钟方向发现有武装人员活动,距我现在距离500米。请指示!”妈的!该来的总是要来,“B5、B5,注意隐蔽!密切监视,如果他们我方过来,你们

  作者:就爱时间:2008-08-12 23:48:00不要阻拦,尽量确认武装人员的身份!有情况及时报告!全体队员注意!全体队员注意!原地做好战斗准备,等待命令!现在开始改用加密D频道通话!”说完,我马上和陈向东靠近“你怎么看?”我小声问到。“不知道是什么人,按理说缅甸政府军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我们整个行动还不到一个小时,就算美国人知道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迫使缅甸政府派兵拦截我们,再说行动前我们已截断了他们的联系,所以不太可能是缅甸政府军,而且这一带是’夜虎‘的地盘,不会有别的武装组织的。”这时耳塞里又传来B5的声音“报告A1,报告A1,现已基本可以确定武装人员的身份,全是西方人,他们的武器装备是美军特种部队的标准制式装备,队伍的行进是美军’三角洲部队惯用战术推进方式,人员18人,基本确定是一个’三角洲‘部队的战术分队。现已越过我处警戒线正向你方正面前来,离你方距离800米,约15分钟后将和你方遭遇!报告完毕!”我操!我说嘛!那个军火库果然不是’夜虎‘组织所能完全拥有的,还真是美军特种部队的一个补给点,这下捡到宝了!既然遇上了,不过过招那不是太遗憾了?让我来称称你这名声在外的’三角洲‘到底有多少斤两!我马上摁下单兵电台的群通按钮“所有人员注意,据B5报告,在我正前方800米,有一只三角洲’部队的战术分队正向我方迎来,约15分钟后将和我遭遇。现在我命令,B1、B2向左面战术展开300米,B3、B4向右面展开300米,A1随B1、B2行动,A2随B3、B4行动,B5在现在位置建立阻击阵地,如遇他们撤退,一定要给我顶住!各组狙击手要首先敲掉他们的火力支援手!丛林中不利于火力有效发挥,视野有限,一定要加强相互掩护和支援!在取得有效杀伤后尽量留活口!注意隐蔽,小心他们的红外侦查设备。各组是否明白?”“B1明白、B2明白……”耳塞里相继传来各组汇报的声音。我爬在草丛中,各小组已顺次埋伏下来做好了准备。说实话,对于丛林中的伏击战并不好打,首先是植被茂密,敌我双方都好隐蔽,第一轮打击后我方的位置优势就不存在了,战斗节奏根本不能把握,双方很容易形成混战,而且现在我们遇上的不是什么乌合之众,而是装备、素质都不压于我们且久经战阵的美军“三角洲”,真形成了混战,就只有靠战士的单兵素质了。但我并??击中能有效解决他们的大部有生力量,后面就好打了,??丛林战每年都有训练,不少人以前也有实战经验,虽然要付出代价,但结局已没什么悬念!耳塞突然响起一个战士的声音“发现敌尖兵,B2位置一点种方向,距离40米,棕榈树下,左右各一人!”终于来了,我顺着通报方向望去,夜视镜里,在那棵高大的棕榈树下方多了两个绿色物体,一个倚着棕榈树向前方观察,另一个半蹲着正对通讯器的麦克风说话,好小子,伪装不错嘛!要不是刚才就对环境有记忆,还真不好发现这两人。果然不愧是“三角洲”,对战场的敏感能力还真不错,久经战阵的人都对危险有一种预感,说不清楚什么原因,当身处险境时,脊梁骨就会发凉,我本人就有过多次这样的经历。看他们现在这种行进方式,也多半是有所预感,哦!糟了,他们肯定和基地联系过了,联系不通,才会有所警觉!“各组注意,注意隐蔽!别惊动他们!放他们过来,密切监视他们的后续部队,准备战斗!”没过多久“三角洲”的后续部队也相继出现了,一个一个都非常警惕,端着枪猫着腰呈战斗队型搜索前进,夜视镜里已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那涂满伪装油彩的,敌尖兵已前出到离我20米的位置。我小声对通话器说到:“各组顺次锁定目标,开火!” 我手上的95突击步枪首先瞄准尖兵响了起来,敌方尖兵倒了下去。枪声大作,各组也顺次开了枪!不是有手榴弹在敌方爆炸! 不愧是“三角洲”,枪声一起,他们马上就释放了烟雾弹,一时什么也看不见,M4A1突击步枪特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耳塞里全是各组报告情况的声音,“B1锁定目标已清除。我方无人伤亡!”“B3锁定目标清除一名,两名逃脱,一人受伤,暂时失去目标踪迹!”“B4……” 我马上说道:“各组注意警戒,不要随便开枪,注意观察!”很快,枪声停了,我知道现在谁都不敢盲动,都在彼此都在观察对方,只要稍有机会,马上就会遭来枪林弹雨。但这种平静的状况不会持续多久的!“B2、B4向敌两侧运动,把他们赶出来,B1、B3向正面出击,狙击手注意掩护!”我一说完,就马上向前面匍匐前进,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又响起。“B3,解决两个,我方一人负轻伤,敌方剩余大约6、7人正向后撤退!”“咬上他,别逼太紧,A2、B1负责打扫战场,对敌方受伤人员进行救治,其余各组随我一起追歼残敌!B5注意,敌人过来了,一定堵住他!”我很快站起身来和B3一起向前方搜索过去,只听见轰的一声,我心里一年紧,妈的!这是Claymore地雷爆炸的声音。“谁撞上地雷了?赶快报告!”耳塞里马上传来B2急切的回答:“B2报告,我方追击徒中撞上敌方布设的地雷,一名战士重伤,一名轻伤,现在正对伤员进行救治!”“好,你们赶快救治伤员,B3、B4加快行动,拉开散兵线的阻击阵地方向赶,注意地雷!”狗日的!这么仓促的情况下还布上了地雷,一定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我狠狠地想道。队伍很快地向前搜索,一路上发现好几个被打死打伤的“三角洲”队员,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伤员正一边哀嚎着一边给被打断的左腿上急救包,他的左腿被我们战士刚才投掷的我军特种部队专用的88式塑胶预制破片手榴弹齐大腿中部切断,只剩一层皮连在一起,切断的部位路出森森白骨,皮肉向外翻卷着,正有大量的血涌出,因为过于害怕,颤抖的手怎么也不能把急救包固定在断腿处,带着哭腔的声音不断从复“helpme!helpme……!”妈的!活该!我一边示意跟上来的B1队员对他进行救护,一边继续前进。行进中又起获了敌方布下的两颗Claymore和一个用M80预制破片手榴弹拉掉保险后制成的简易地雷。突然耳边响起一个急切的声音“A1!狙击手,你的11点位置,快隐蔽!!!”我急忙就地连续几个侧滚翻隐在一棵棕榈树下,就在翻滚的同时,巴雷特特有的枪声响起,一颗子弹贴着我的左臂打入地下,与此同时,一只95式突击步枪也响起来,一声惨叫,一个高大的黑人从我11点方向50米位置的一丛热带植物中栽了出来,手中的巴雷特扔在离他2米远的地方,人显然已断气了。我还好,巴雷特的子弹只是把我的丛林作战服撕开一个大洞,左手臂有点灼伤,问题不大。而耳塞里早就开了锅“A1,情况如何,受伤了吗?”这是陈响东的声音。“大队长!你怎么样?”“大队长,你没事吧!”几个战士更是急切中连战斗编码都不用了。“我没事,只是左臂一点灼伤。继续搜索,相互 掩护!快!一定要尽快把他们给我弄出来!”大家的关切让我很感动,但现在没时间多说这些,我最需要的是把剩余的“三角洲”给尽快解决,相信他们已经向他们最近的前进基地报告了,要不了多久,缅甸政府军就会迫于压力前来解救他们的,到时候就麻烦了!必须速战速决!

  作者:就爱时间:2008-08-12 23:50:00战斗还在继续,零星的枪声不时响起,战士们基本拉开了一条线,对剩余的“三角洲”进行追击。“A1、A1,A2报告,我部已将战场打扫完必,总共消灭‘三角洲’12人,其中还活着的3人,都身受重伤,已经进行了战场救护,但他们伤势太重,除断腿的那个止血后问题不大外,另外两个最多还能支持1个小时!”“A1明白,把伤员集中起来留在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给他们留下匕首和一点吃的,破坏他们的通讯设施,然后跟上来,缅甸政府军过不了多久会来救他们的。”“A2,明白!”没半法,我无法把他们的重伤员带走,我们自己也有重伤员,我总不能把他们给杀了吧!我们是战士,不是屠夫,况且现在他们对我们已没有了威胁。至于他们到底能否坚持到缅甸政府军的到来,能否获救,就看他们的造化了。突然前面传来激烈的枪声,其中还夹杂着88式手榴弹的爆炸声。“A1、A1,B5报告,发现敌方5人正向我部靠拢,我部正在进行拦阻射击,请指示!”“B5、B5、收紧口袋,进行火力压制,其余各组迅速跟上,包围后进行劝降!”一会而,各组都以到位,剩余的“三角洲”被我方压制在不足1000平方米的丛林里,在我的示意下,参谋长陈向东开始向被围的“三角洲”们喊话,只听见标准的纽约腔:“‘三角洲’的勇士们,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应我方最高战地指挥官的命令,现在对你部进行勒令投降,你部大部人员都已被我方消灭,你们已经尽到了士兵的职责,希望你们不要自误,限你们三分钟内向我放投降!过时我部将发动攻击,将不能保证你方人员的安全!……。”陈向东线的一梭子子弹急速向他扫来,他急忙滚到最近的一棵棕榈树下,堪堪避过。不知好歹的东西!“各组自由攻击,坚决打掉他!”我愤怒的下了命令。立时,95式自动步枪和班用轻机枪的声音欢快的交织在一起。“我们投降!我们投降!请不要射击!”没几秒种,包围圈里响起一阵急切的英语。“各组停止射击,注意警戒!A2安排他们投降!”陈向东的英语再次响起:“先生们,希望你们认清形势,不要做无谓的抵抗!现在请扔掉武器,双手抱在头上,一个一个地走出来,不要玩花样,你们完全没有机会!”没过多久,就见一个年约30岁左右的白人男子双手抱头带着两人出现在夜视镜中,很快,六名战士上 去将他们双手扭在背后戴上塑胶指拇结,然后一左一右地把他们押到我的面前。“你们的身份?你们还有两名队员为什么不出来?”我看我面前的30岁左右的白人男子用英语说,凭感觉我认为他是这只队伍的头。“美国绿色贝蕾帽,‘三角洲’部队地8作战大队第5战术分队分队长迈克尔•欧文斯中尉奉命向您部投降!我的另两名队员都已受重伤,请予以救治。请遵照日内瓦公约,我们要求享有战俘的一切待遇!”“奉命投降?什么意思?你们是战俘吗?我的国家和你们交战了吗?走吧,一起去看看你受伤的队员。”我边走边对高傲的迈克尔•欧文斯中尉问到。 “是的,先生,我们的投降是向我的上级请示过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中国的特种部队。作为一只有着崇高荣誉的解放军部队,我知道你们不会虐待战俘的,这是我参加过50多年前韩战的爷爷告诉我的!” 我看着受伤的两名“三角洲”队员,一个显然快不行了,胸部中弹,鲜血正汩汩地望外冒,人已开始抽搐了,战士们正在给他进行急救,我摇了头。看着我摇头,迈克尔•欧文斯中尉急切地喊到:“请救救戴维,请救救他!”我转过头 “你也是行家,你看他现在还有生还的可能吗?”“请救救他吧!他才20岁,哦!上帝啊!为什么让我们遇上你……。”两名战士夹着的迈克尔•欧文斯中尉无奈的蹲了下去。另一个伤员要好一点,胸部被撕开一条约8厘米的口子,正有血浆不断的流出来。一名战士正在对其进行检查,我问道“他怎么样?问题严重吗?”一名战士一边准备注射器一边说:“报告A1,情况很不好,他被我们的手榴弹预制破片击中,肋骨断了三根,这还不是主要的,手榴弹预制??成气胸,我 正准备给他进行胸部穿刺,现在的条件是取不出他肺部弹片的。同时他失血过多,??,但是,如没有合适的医疗条件,就算我们抢救后他也活不过两小时。一旁的陈向东把刚才战士的回线;欧文斯中尉,他一听,更显得无力了,人已坐在了地上。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安 慰到:”你不用太难过,你已尽力了,虽然我们服务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意思形态,但作为一名战士,他们都赢得了我们的尊敬,不是吗?“听了我的线;欧文斯中尉很快站了起来“是的,长官,你说的对,他们赢得了我们的尊敬,我为他们感到骄傲。”顿了顿他问到:“请问长官,我们其他的队员都阵亡了吗?”我看着他的眼睛回答到:“没有,但只有三个还活着,而且都受了重伤,我们已对他们进行了急救。很遗憾,我们不能带走他们,既然你已猜到了我们的身份,相信你也明白我们的处境。我知道你早已向你的上级报告了你们遇袭的事情,我想过不了多久缅甸政府军就会赶到的,他们会得救的。而你们三位,将由我们带回国,希望你们不要耍什么花样,你知道,你们不会有机会的!”迈克尔•欧文斯中尉悲怆地回答到“放心吧,长官,我们会配合的,希望你们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我点了点头同时命令到:“引爆基地的炸药,我们马上返回!”在一阵轰轰的爆炸声中,我们踏上了回国的路。6小时后回到国内,经过对迈克尔•欧文斯中尉三人及CIA的高级特工的初步审讯我们才知道事情的全部情况。原来,“夜虎”恐怖组织真的是得到了CIA的支持,CIA同时还联合美军的“三角州”部队把“夜虎”恐怖组织总部建成了一个“三角州”部队在东南亚地区从事秘密活动的补给点。今天凌晨和“三角州”的遭遇就是因为他们执行了一次任务后要到补给点进行补给,由于我们破坏了补给点的电台,导致他们无法联络,所以才特别警惕。而这只“三角州”分队有好几个是参加过第二次海湾战争的老兵,本身对战场就比较敏感,就象我前面说的一样,对危险的有说不清楚的感应能力。据他们交代说,在进入我们的第一次伏击时,他们就感觉到危险了,但又觉得这地方没什么有战斗力的武装,就算是缅甸政府军,对他们一个18人“三角州”战术分队也没多少威胁,再说他们急需补给,所以也就打算硬闯过去,因此才会已最高级别的战术推进方式前进。但万没有想到的是,遇上的竟是战术修养与单兵作战能力都不亚于他们而且兵力比他们突出的中国特种部队,战斗打响后,迅猛的火力、精准的枪法都让他们措手不及,在第一波接触后,战场暂时平静下来,他们本以为我们会马上出击,那样他们就可以有效利用手中武器对我们进行有效杀伤,那知我方队员进行相互掩护的外线机动,对他们予以层层压缩,根本不与他们进行单兵接触。到这时候他们就觉得有些不对了,什么武装力量能具有如此高超的战术素养和单兵能力?联系我们的战术方式、 战士单兵素质以及以前我国对“夜虎”恐怖组织的打击,他们已基本确定是我国的特种部队了,他们成了我们对“夜虎”恐怖组织打击行动下的牺牲品。而此时他们的人员伤亡已有十来个了,在这种形势下,他们才决定撤退,谁知道在撤退的徒中又遭到我阻击阵地强有力的阻击,退路已被封住了,而我追歼部队离他们也不过百米,经过向上级请示后同意后,他们才决定投降。当我问道他们以前是否到我41楼

  作者:就爱时间:2008-08-12 23:52:00当我问道他们以前是否到我国境内进行过秘密活动时,迈克尔•欧文斯中尉恨恨的说“没有,我们从未到中国大陆活动过,谁想和你们中国陆军,尤其是中国特种部队交手?50年前和你们交过手的爷爷在我刚当上军官时就告戒过我,对于你们一定要小心,除非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和你们过招。而且你们的特种部队在爱尔纳•突击中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的。哎!可惜,有我这种想法的人在我们美军中还不多啊!尤其是国会和五角大楼的那帮官聊们,每天叫嚣着遏制中国,但每次付出牺牲还不是我们这些士兵?这帮**养的东西!“第二天,总参情报部就来人接走了两个CIA特工和迈克尔•欧文斯中尉他们,临行前迈克尔•欧文斯中尉问我,“我都作了你的俘虏快两天了,现在我要走了,你能否告诉我,我到底是被中国的那只特种部队俘虏的?”我看着他渴求的眼神走到他身边,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是楼主”

  作者:华强扛坝子时间:2008-08-13 00:24:00真有这么猛?还是有点可信中国要不是真有两下子美国早下手了哪会任你发展43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火柴胖胖时间:2008-08-13 01:52:00强身 意淫强国44楼埋红包点赞

  作者:V江湖美眉V时间:2008-08-13 11:55:00简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上将军衔。男,汉族,1940年12月生,四川三台人,1959年11月加入中国,1958年1月入伍,河南大学党政干部班毕业,在职大专学历。1958—1960年陆军第一军一师二团工兵连战士、班长1960—1961年陆军第一军一师二团工兵连副排长1961—1962年陆军第一军一师二团工兵连排长1962—1963年陆军第一军一师二团特务连司务长

  1963—1966年陆军第一军一师二团司令部作训股参谋(其间:1963—1964年解放军信阳步兵学校学习)

  1974—1979年武汉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其间:1975—1976年军政大学军事系学习)

  1981—1983年陆军第二十军五十八师师长(其间:1982—1983年解放军军事学院速成班学习)

  1985—1990年陆军第二十集团军军长(其间:1987年8月—12月国防大学进修系学习)(1984—1986年河南大学党政干部班学习)

  2002—2003年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党委书记

  2003—2007年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党委书记

  2007—2008年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2008—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国务院党组成员

  中共第十三届、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十六届一中全会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十七届一中全会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第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作者:jiafeimao723时间:2008-08-19 04:03:00不是开玩笑吧,干掉美军70多个人??那不是早就上了外媒头条了??47楼埋红包点赞

本文链接:http://ecoleiris.com/haibaogedoudao/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