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海拔影响因素 >

珠峰遇难事件或与拥堵无关 高海拔病与滑坠及体能耗尽占绝大多数

归档日期:07-03       文本归类:海拔影响因素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9年5月第三周或许是珠穆朗玛峰历史上最棒,同时也是最糟的时间段之一。超过500人次登顶山峰,但是,这绝非没有代价,10人遇难,根据我的观点,其中很多人的遇难可以避免。一些人于周日,5月26日去往山峰顶端。

  我们去的成功!5月22日凌晨4点20分,在经过55日,外加10个小时的冲顶尝试,我非常幸运,站在一处似乎与宇宙空间,而非地球本身相关的地点。珠穆朗玛峰顶端。

  这并非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又或是随着我们通过顶峰山脊,这里开始放起鞭炮,这里只有极端的寒冷和疲惫不堪。在我们试图拍摄登顶照片时,电话和其他电子设备仅能坚持数分钟事件。我的左手出现中度冻伤,而且显然,左眼的角膜也出现轻微冻伤,不过全部都会完美愈合。或许这仅是我实现自己15年以来梦想的细小代价。

  来自2号营地的问候,我们所有人安全下撤返回。我们全部人都感到身体疼痛和酸胀。我的脚趾和手指将会在数月内复原,没有永久性的伤害,仅是感知变得麻木。将会失去大部分脚趾甲,我确信,不过,情况可能更为糟糕。我依然在进行最后两日攀登,而且需要一些时间理清事实,记住我所看到和感知的一切。这样,我能够讲述一个线日,珠穆朗玛峰上所发生的一切。这里包含着太多的情绪,喜悦,放松,悲伤,难以置信,等等。依然要等待一些时日才能了解自己的真实感受。

  我有太多想倾诉和分享的事情。我简直无法相信我在这里所看到的情景。死亡。屠戮,混乱。等待。线号营地帐篷内的死尸。我试图劝说人们折返,他们最终在山峰死亡。人们被拖下山峰。迈过遗体。所有你在骇人听闻的头条内容中所看到的消息都在我们的冲顶之夜线 Degrees North,一个为受伤士兵提供恢复训练安排的机构:

  5月21日,约清晨5点30分,我登顶了世界海拔最高山峰!我最终从夏尔巴协作那里受到数张照片,我的连体羽绒服拉链冻冰,我无法去处自己的手机拍摄任何照片!对于我来说,这一直都是最为艰难的挑战,既是从体能方面,也是从心理角度,尤其是在海拔27,000米高度,与Rich情绪激动的告别,随后继续在夜晚与腾吉和朗杰夏尔巴一同行进。

  随着我整个春季登山季的报道,整个攀爬季,高压气旋都盘踞在珠穆朗玛峰顶峰或是附近区域。不同以往,5月初,气旋并未从这里移开,显示出其顽固的一面,但是5月14日,尼泊尔一侧实力强进的夏尔巴协作把路绳铺设至顶峰,虽然并非历年来最迟,但是修路工作结束的时间也算较晚。

  数支队伍冒险利用早期极为简短的天气周期,成功登顶,但是大多数人则等待预报显示的持续更久,更为稳定的周期,此时,顶峰的风速保持在30英里/小时,48公里/小时之下。但是,太多人期待在这个周期取得成功。

  随着尼泊尔一侧向外国人颁发了381张登山许可,此外,要求每位攀登者必须雇用一名夏尔巴协作,数百人选择在过去一周去往顶峰,或是笃定,由于即将到来的季风季,登山季不得不就此结束之前,这个周期会持续更久。

  根据预报,过去一周,高压气旋极不“稳定”,意味着风速也会随之出现高低起伏。天气预报成为一种艺术,而非科学。上周日的周末更新,5月19日,Tomer Weather Solutions公司的Chris Tomer在一击高压气旋的情况时评论到,

  “高压气旋绝对会有所减弱,但是将会四处移动。首次风力明显减弱是在19日,20日的情况也是如此。甜蜜的时刻很有可能在22日 - 24日期间。随后,高压气旋强势回归,笼罩顶峰。”

  周一,5月20日,明玛夏尔巴带领的Imagine Nepal团队最先开启了本周的冲顶活动,七名成员,外加七位夏尔巴协作取得成功。他们于周一清晨登顶山峰。

  周二,5月21日,随着身处山峰南坳的队伍陆续出发,Asian Trekking团队取得成功,但是其他队伍并不喜欢起伏的风况,决定继续观察。Jagged Globe队伍的David Hamilton表示:

  我可以确定会有更好的时机去往北脊,但是我也确信会有更为糟糕的状况出现。今日,我们的团队所有行动,从前进营地直接去往2号营地,试图充分利用可能的天气周期。大量垂直区域,风速很高,不过也经历了阳光照射,风速平缓的阶段。期待晚间风速减缓。

  接下来便是周三,5月23日,很多人认为的登顶日。这是最好的周期,也是最糟的周期...而且,持续至周四。

  Meteoexploration公司提供了两日天气周期,及下周或许持续一日半的晴好天气的预报

  团队迫切地抓住这个天气周期,拥堵令人不安。IMG队伍报告,他们有36名登山者到达顶峰。Jagged Globe团队有12人成功站在山峰顶端。过去一周,Climbing the Seven Summits队伍最终有42人取得成功,而接下来将会有更多的登山者进行冲顶尝试。首个天气周期,Seven Summits Treks团队有超过60人去往顶峰,现在,又有17人站在山峰顶部。探险活动达到高潮。

  过去一周,与部分向导,夏尔巴协作和登山者进行交谈,我相信今年多座八千米级别山峰共有20人遇难的情况是大量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拥堵并非20名遇难人员之中15人死亡的原因。

  缓慢的速度迫使人们使用数量更多的辅助氧气,冲顶过程中耗费更久时间增加人们的疲劳程度。

  谈论需要涉及的最后一点。事实的确如此,拥堵导致一位攀登者的行进速度减缓,同时增加了疲劳程度和辅助氧气的使用量。其中部分登山者在用时10至12个小时去往顶峰,再花费4到6个小时返回南坳后死亡。换句话说,一些案例中,遇难的攀爬者已经攀登16,18或甚至是20小时。

  几乎没有能够满足在这里停留如此之久的辅助氧气数量,所以这也迫使夏尔巴协作调低辅助氧气流量或是放弃他们自己的辅助氧气 - 无论哪一方面,这都不是乐观的选择。

  简单地说,人类的身体无法长时间在海拔八千米之上如此激烈的运动。尤其是,如果辅助氧气的流量很低,或是耗尽,登山者根本毫无机会。

  残酷的事实就是,根据我的观点,他们应该对自己负责,而且积累经验,在他们到达局面无法挽回的地点之前返回或是协助他们的人员应该劝说他们下撤。

  所以,如果我们仔细查看每一起死亡事件,我基于截止到现在所掌握的信息把其进行分类。我们或许能够了解到更多内容,那么我的分析也会随之发生变化,不过此刻所示:

  高海拔病症(或许与通过海拔超过8,000米区时,因为拥堵导致的长时间和行进速度太过缓慢相关)

  购买印度Transcend公司的向导服务,同时使用Arun Treks公司的物流运输,珠穆朗玛峰:来自印度孟买的Anjali S Kulkarni,54岁,登顶山峰之后在返回至临近4号营地区域死亡

  Himalayan Ski Treks队伍,珠穆朗玛峰:来自尼泊尔Dhruba Bista,因为高海拔病症被救离3号营地,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死亡

  Seven Summits Treks队伍,安娜普尔纳峰:Wui Kin Chin,48岁,导致死亡原因未知。登顶之后,在海拔8,400米高度暴露三日时间

  Seven Summits Treks队伍,马卡鲁峰:尼玛次仁夏尔巴,登顶山峰后在2号营地遇难

  独立登山者,马卡鲁峰:秘鲁人Richard Hidalgo,52岁,尝试不借助辅助氧气的攀登,在海拔6,300米高度的帐篷内死亡

  Makalu Xtreme队伍,洛子峰:保加利亚登山者Ivan Yuriev Tomov,在不使用辅助氧气/无外界协助登顶山峰后死亡

  Summit Climb队伍,卓奥友峰:普江博腾夏尔巴在临近2号营地区域修路时掉入冰裂缝

  我感到这太过缺乏诚意,甚至是欺骗,那些向导让忠实于自己的登山者在他们的协助下死亡,却继续更新关于自己所在公司表现的自我吹捧的内容,而绝口不提,在他们的监管下有人遇难,并且即刻开始宣传他们接下来的攀爬活动。即使不算是毫无脸耻的行为,那么最少也是激怒他人的做法,我其他他们有所觉悟。进行反思,而非一味地关注自己的银行账户...

  如果任何人其他参加2020年珠穆朗玛峰登山队伍,请注意这些队伍,还有他们对于死亡事件绝口不提的态度。以史为鉴。

  所有那些遇难的人员都梦想着能够登顶珠穆朗玛峰,并回到家中与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庆祝自己的成就。仅有为数不多的人期待能够以此获得名望和财富。我向那些失去挚亲的人们表示深切的哀悼。

  Cory Richards和Topo Mena在颇为艰难条件下到达山峰海拔8,300米高度后最终取消他们的攀登尝试。Cory说到:

  情况就是如此,一年的努力最终结束。一个可能得周期即将到来,可是无法保证我们能够在路线进行一试。所以,我和@estebantopomena 也将加入需要数次探险活动和多个登山季才能完成路线的奋斗行列,收拾心情,今日开始为下一个攀登季再次返回进行尝试做好准备。失望?的确如此。实际?毋庸置疑。祝愿试图在接下来数日登顶的朋友们好运。非常高些我们的队伍@alpenglowexpeditions 提供的协助。仅需要12个月时间,变得更为出色,更为强壮,更为细致且效率更高。感谢#珠穆朗玛峰 在这个登山季次序展示出真实的一面。

  尼玛普加为了完成自己七个月内登顶全部14座八千米级别山峰的项目,打破下载花费7+年时间取得成功的纪录,赢得国际声誉,乘坐直升飞机从一座山峰去往另外一座山峰。截止到现在,他已经成功登顶了其中六座山峰,从4月末的安娜普尔纳峰开始,随后是道拉吉里峰,干城章嘉峰,接下来是珠穆朗玛峰,洛子峰,之前又完成了马卡鲁峰。他表示,他没有足够的资金,或会取消整个计划,但是看起来,情况并非如此。

  期待不借助辅助氧气,攀登珠穆朗玛峰的David G?ttler有着令人赞许的负责表现,并从海拔8,650米高度返回。他告诉Stefan Nestler:“折返并不困难。再次之前,我谨慎地考虑过可能发生的事情。结合糟糕的天气状况,大量拥堵和我的体能不如从前的事实,我清楚风险过高。”

  很多珠穆朗玛峰登山者在下撤返回过程中尝试洛子峰,此外,还有十数人或是更多攀登者直接从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进行攀爬。

  令人惊叹的是,在一个死亡事件频发的登山者,这里依然有数支队伍期待于周一或是周二,在一个平静的天气周期,去往顶峰...他们或许是2019年登山季最为明智的团队。

本文链接:http://ecoleiris.com/haibayingxiangyinsu/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