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海防 >

概括左宗棠的海防思想

归档日期:07-31       文本归类:海防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海防与塞防并重”,加强国防建设,是左宗棠军事思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左宗棠是近代著名的军事家,其军事才能横溢,且提出了符合当时实际的军事思想。其中,加强国防建是设构成左宗棠军事思想重要方面组成部分。左宗棠说:“窃维时事之宜筹、谟谋之宜定者,东则海防,西则塞防,二者并重。”《复陈海防塞防及关外剿抚粮运情形折》,《左宗棠全集》奏稿,第 6 册,第 188 页。这样,“海防与塞防并重”的国防观,几乎代表了左宗棠在对近代中国抵御外国军事侵略的基本看法。

  19世纪70年代.大清的台湾与新疆同时告急。1867年原浩罕汗国的军官阿古柏在新疆建立了所谓“哲德沙尔汗国”,投靠俄国。1870年,俄军占领伊犁,西北边疆出现了严重的危机。近代以来,外国资本主义运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海上大门,1874年,日本兴兵侵略台湾,中国的海防问题空前严峻。这一切使清廷认识到海疆的危机。在这样的背景下,左宗棠提出了“海防与塞防并重”。

  近代,,中国人民前仆后继反抗外来侵略者,然而,中国的武器却大大落后与西方,根本无法与之相对抗。在左宗棠的海防思想中,他便针对于中国武器的落后提出这样的主张:改变传统水师专恃帆篷舟楫的状况,代之以新式轮船,实现水师向近代海军的转变,以顺应海防近代化的潮流。他指出:中国“防沿必用海船,海船不敌轮船之灵捷”,“欲防海之害而收其利,非整理水师不可;欲整理水师,非设局监造轮船不可”。 《〈林文忠公政书〉叙》,《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第 274—275 页。然而,一个国家的国防,不仅需要先进的军事武器,而且还需要正确的海防军事战略。对海岸防御上,左宗棠主张“慎以求慎”,把此视为海防的重要环节。左宗棠的军事眼光,远远比别人深远。因为,他看得出,一个国家海防实力的增强,需要以庞大的经济基础为根基,而经济又是以民本为支撑。他巧妙的把“民生”问题运用到了海防思想中:把“民为邦本”、“民得所养”视为巩固和加强海防的“根本”。在此基础上,左宗棠提倡在海防建设中兵民联合御敌,强调沿海民间武装“渔团”是“自卫身家”、“而御外侮”的组织,反对清政府内部屡起的对渔团加以裁撤的动议。

  从左宗棠的戎马生涯中,我们不得不看出,左宗棠是具有鲜明爱国主义思想,他决不容许外国侵略者扰乱沿海防线,并且侵占祖国领土。从其海防思想可以看出,从塞防思想亦可以看出。

  在左宗棠的塞防思想中,他就十分看重新疆。他认为: “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匪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左宗棠把国家领土“尺寸不可让人”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左文襄公全集》书牍,卷一三,页二。作为其塞防思想中所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并把“整齐队伍,严明纪律,精求枪炮,统以能将”《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左文襄公全集》书牍,卷一三,页二的军事方法和“筹饷”、“筹粮”、“筹转运”的筹备方案视为规复新疆以重塞防的可靠保证,三者构成了左宗棠的塞防思想体系。

  清廷鉴于历史上北骑南下、入主中原之事屡见不鲜,且其本身就是发迹东北,叩关南下,建立大帝国的,因此一向重视陆疆。而面对着海疆危机的空前加重,左宗棠提出了“海防与塞防并重”的观点,指出海防和塞防两者都是国家安全的保障,若放弃其中,国家安全难保。

  纵使“海防与塞防并重”的提出具有合理性,但是,面对连年的战争,清政府已国库空虚,兼顾海防和塞防具有一定的困难。因此,统治阶级内部展开了海防与塞防之争。而其中“海防与塞防并重”与“片面海防”之争为主。

  “片面海防”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李鸿章提出了重海防、轻塞防的论断。其理由有四:一是新疆各城,即无事之时,“岁需兵费尚三百余万两,徒收数千里之旷地,而增千百年之漏厄已为不值”。二是即使有事出兵,“兵力饷力万不能逮,不必急图进取”,缓兵之计也。三是当务之急在海防,日本为第一要患,中国自古以陆军为立国之本,而海军力量建设几乎为零,而其他国家却以坚船利炮为重,因此,中国不能落后于他们。四是历史经验的教训,中国海岸线过长,而防守松弛,

  针对李鸿章的观点,左宗棠论述了以下个观点:第一,塞防、海防同等重要。新疆是中国西北的屏藩,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若新疆不固,则蒙古不安”。第二、军饷问题可以解决。左宗棠指出:海防费用主要是制船造炮和招募水师,现成船渐多,购船之费可省,雇船之费可改为养船之费。”又“沿海各口风气刚劲,商渔水手取才非难……较之招募勇丁,费节而可持久。”(注:《左宗棠全集》第6卷,第189页。)至于新疆,他主张在南北各要地,兴办兵屯、民屯,可以节饷。第三,“剿抚兼施”,“粮运兼筹”,新疆完全可以收复。

  先生提出了其实质是派系利益之争的观点:李鸿章淮系盘踞于北洋,因而格外强调海防。而左宗棠湘系势力从东南移到西北,所以反对“渐弃新疆”。本人认为,利益之争的说法用于李鸿章身上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面对这海疆的严峻性,左宗棠能理出“海防与塞防并重”而不是湖南巡抚王文韶的“塞防论”,实为难能可贵,这不仅符合当时实际,适应中华民族反对侵略光复故土的愿望和要求,而且左宗棠“慷慨筹策,以恢拓全局为言,以收复故地为志,乎疏力争,中朝动色”《戡定西域记》,见《回民起义》(四),第324页。

  经过反复的斟酌,清政府决定采取海防与塞防并重的方针,一方面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速筹进兵,节节扫荡”;一方面任命李鸿章督办北洋海防事宜,沈葆桢督办南洋海防事宜。最后,左宗棠成功收复了除伊犁意外的新疆地区。

  左宗棠的海塞防并重思想,体现了当时晚清海防和塞防的实际需要,也体现出了晚清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左宗棠在继承了林则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海防观和自身在新疆带兵的实践中,提出了“海防和塞防并重”的观点,丰富了中国的海防思想和边防思想,推进了中国近代的海防建设,保卫了国家的疆土。

  鸦片战争期间,左宗棠虽然地位低微,却密切注视着时局的发展。1840年英军进犯广州城时,他就提出了歼敌于广州的三点建议:一是扼守险要,围困敌人;二是封锁海口,坚壁清野;三是招募水勇,动员民众。当时,他的意见难以产生什么影响,直到20年后,左宗棠任封疆大吏时,才有将其思想变为现实的可能。在晚清的两次海防大讨论中,左宗棠作为朝廷重臣和封疆大吏,针对中国海防危机的日益加深和西方国家从海上的频繁入侵,在主张加强西北边疆塞防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系列海防思想。

本文链接:http://ecoleiris.com/haifang/324.html